雜志內容

MAGAZINE

《吐槽大會》, 喜劇是一種生活剛需
文/陳茜瀏覽次數:
年輕態喜劇產品的核心是與世界和解,希望通過喜劇精神,大家在遇到挫折或者困難的時都能樂觀面對,一笑而過。

 

在信息冗雜的互聯網環境下,綜藝節目依然是獲得年輕人關注度的重要流量入口。從《中國有嘻哈》、《偶像練習生》到《創造 101》、《這!就是街舞》,現象級綜藝將本屬于年輕圈層的文化現象推向了大眾舞臺,2017 年播出的《吐槽大會》也是其中之一。

 

在新穎的內容策劃、明星嘉賓和平臺流量助推下,《吐槽大會》火了。“有態度的吐槽和自嘲”作為節目特色,培養了一批脫口秀粉絲。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前三季累計收獲了超過 56 億次播放量,多期節目播放量突破 2 億,位居同期網綜播放量排行榜 TOP1。與此同時,把“人間不值得”掛在嘴邊的李誕也火了,還有和他一起講段子的脫口秀小伙伴們。

 

從 2012 年出任《今晚 80 后脫口秀》節目的編劇,到做王自健口中的“蛋蛋”,再到 2014 年參與創立笑果文化,要把帶給眾人歡樂的脫口秀當做一項事業,李誕一直以創作者的身份身居幕后。直到 2017 年的《吐槽大會》大熱后,內心住著詩和遠方的李誕和他所屬的笑果文化走向臺前,并且正在脫口秀引領綜藝新風向。同時,從線上到線下探索一條年輕態喜劇的生態鏈。

 

要成為產業型公司,僅僅依靠爆款節目無法持續。笑果文化希望深耕喜劇產業鏈,實現線上線下聯動,以內容撬動產業裂變升級,將年輕態喜劇賦能更多消費場景。其中,今年笑果文化還將與“草莓音樂節”的摩登天空合作,孵化中國首個喜劇生活節 IP。

 

從網絡綜藝到喜劇產業鏈布局,從線上吐槽明星到線下跨界音樂,笑果文化是如何一步步挖掘年輕人的娛樂需求,如何通過“吐槽“打開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又對年輕態喜劇的成長環境有怎樣的認知?《商學院》記者聯系采訪了笑果文化品牌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喜劇,是每個時代的剛需,所以這件事兒一定是很有市場的。”

 

吐槽非抱怨
 

在 2018 年 年 底 上 線 的 第 三 季《 吐 槽 大 會》 的Slogan,從前兩季的“吐槽是門手藝,笑對需要勇氣”改成“吐槽,一種年輕的溝通方式”。

 

“吐槽之所以能作為一種表達方式,是想讓大家用更為輕松、簡單的方式進行溝通,這種溝通方式可以快速打破陌生人之間的交流壁壘,非常高效。”在笑果文化看來,這里的年輕是年輕化、年輕態而不是專指年輕人。

 

不過,這種不裝、自我調侃、自黑型的表達方式被解讀為“反精英”的情緒釋放。年輕人通過吐槽可以減壓一時,但內心或許依然焦慮,依然向往精英式生活方式。在笑果文化看來,脫口秀只是一種休閑娛樂的方式,和電影、音樂一樣,不存在所謂的精英或者反精英。“我們堅持把這件事兒當作產業來做,是希望向大家傳遞喜劇中樂觀的精神,希望給大家提供一種用喜劇看待世界的角度。”

 

在《吐槽大會》上可以看到,“吐槽”是一種批判與自我批判的幽默表達方式,但處理不當會變成抱怨,而為了吐槽而吐槽,也需要把握好分寸,面對吐槽放松的心態非常重要。

 

笑果文化解釋,《吐槽大會》節目的本質是喜劇脫口秀節目,本質是好笑。“吐槽這件事兒也并非是一種抱怨情緒,而是給大家提供另外一種看世界的角度。”在他看來,年輕態喜劇的核心是與世界和解,希望通過喜劇精神,大家在遇到挫折或者困難的時候都是樂觀面對,一笑而過。

 

不過,在復雜的輿論環境下,要想創作出針砭時弊、令人酣暢淋漓的脫口秀內容,同時輸出正能量價值觀,考驗的是編劇和演員的能力。《吐槽大會》也在尋找吐槽尺度的平衡點。

 

不可否認,前三季的《吐槽大會》的成功與自帶流量和話題的明星嘉賓有重要關系。而爆款綜藝往往容易出現虎頭蛇尾的現象,進入到第四季的《吐槽大會》是否也會擔心優質明星資源減少,觀眾視覺疲勞,笑點提高?

 

該負責人解釋,在第三季節目中,每一期節目除了邀請像王力宏、楊超越這樣高流量的藝人外,還有邀請像王佩瑜老師、姜振宇老師等非娛樂圈的專業人士來到節目當中。“所以其實優質的嘉賓資源一直都有很多。”

 

關于如何保持節目的新鮮感,笑果文化表示,第一,在內容上,每一季都有新編劇加入,保證內容持續創新;第二,在節目形式上創新,比如第三季節目增加隔屏吐槽,增加了觀眾參與度和代入感;第三,嘉賓選擇上,邀請更多圈層嘉賓,增加話題廣度。

 

據了解第四季《吐槽大會》也將于今年年底上線,是否能獲得好口碑還需拭目以待。

 

在真人秀扎堆的綜藝節目中,靠有技巧地“說話”獲得如此流量的《吐槽大會》在商業上備受品牌贊助商青睞。

 

笑果文化 CEO 賀曉曦曾透露第二季《吐槽大會》招商近 3 億元。數據顯示,該節目的核心觀眾為年輕人群,年齡集中在 30 歲以下,19 至 24 歲人群占比最高達 28.4%。受眾的年輕化也吸引了眾多希望能占領年輕人市場的品牌青睞,比如前三季的贊助商有京都念慈庵、Vivo、微視、快手、英樹等品牌。

 

在為品牌做整合營銷時,不僅通過傳統的冠名、植入、定制等多種植入方式,還將品牌產品的特點和笑點深度融合,將品牌信息變成段子,引發觀眾共鳴。

 

把原生廣告做成“段子”形成“二次傳播”是喜劇的優勢。據關聯信息顯示,在笑果文化的營業收入中,《吐槽大會》帶來的冠名、植入廣告應貢獻大部分。

 

但是,單一依靠廣告創收,無法做大盤子,經營風險性較高,同時過量的廣告融入也將影響節目品質,比如有觀眾也吐槽,《吐槽大會》要變成《廣告大會》等。

 

而擁有年輕受眾和內容輸出能力的笑果文化,希望將年輕人所喜愛的表達方式實現更多商業化可能,深化喜劇產業鏈布局。

 

吐槽到線下
 

“笑果文化是一家年輕態喜劇的產業公司,我們的完整的產業鏈就是線上 + 線下。”上述負責人稱。

 

雖然試水綜藝成功,但是笑果文化的野心卻不僅僅止步于做一家內容制作公司。

 

據了解,笑果文化成立之初是做線下脫口秀演出,但是,為了快速向大眾介紹脫口秀文化,走了線上綜藝這條路,因為這樣會更高效。而爆款綜藝確實極大拓展了脫口秀表演受眾,可謂實現“出圈”。

 

布局喜劇產業鏈意味著打通從人才培養,到線上和線下的表演通道,并且開拓更多商業化場景。其實,脫口秀在美國本身就是一種線下表演方式,但是,中國線下的脫口秀表演市場還很不發達。這與中國人對脫口秀這種開放式調侃的表達方式接受度還較低,以及缺乏優秀脫口秀演員有關。

 

談及為什么堅持線下脫口秀市場,對方表示,第一,脫口秀像相聲一樣,不管通過哪種媒介手段傳播都會一定程度削弱語言表達中的笑點。在現場才能近距離感受脫口秀文化的魅力。第二,公司一直在嘗試線下消費場景,將年輕態喜劇打造成為全新生活方式,把年輕態喜劇元素融入到生活。

 

不過,習慣了線上免費觀看脫口秀節目的觀眾是否樂意在線下買單呢?笑果文化對于這點顯得非常自信。“只要是熱愛脫口秀的人,在線上看完節目后,肯定都想要到線下看演出,而且不是為了看李誕看龐博,他們就是為了沉浸式地感受脫口秀文化這件事本身。”據該負責人表示,根據目前的反饋,線下演出的復購率較高,并且還會帶朋友來看。

 

除了布局線下演出市場,進行更多商業化跨界合作也是將喜劇融入年輕人的生活方式的途徑。

 

一些新銳品牌希望通過“吐槽”這種方式來表現品牌不裝、不做作的態度,以期贏得年輕人的好感。

 

在 2018 年,笑果文化為新能源汽車公司定制了《威馬神吐槽》版本的新車發布會。這被認為是一次向產業公司拓展的嘗試,打造爆款產品的 IP 產業鏈。

 

“年輕人喜歡潮酷的東西,并且喜歡直接的表達,只要是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必定是認可的。”該負責人解釋。

 

在笑果文化看來,與品牌方之間的合作,既是借助雙方共同影響力,擴大年輕態喜劇的影響力,打破現有的圈層,同時也是打造年輕態喜劇這種全新生活方式的途徑。比如,笑果文化會和大丸百貨合作,做了一場關于脫口秀演員內心世界的展覽。

 

脫口秀和音樂的合奏?
 

為了開拓喜劇產業鏈布局,今年 3 月,笑果文化和摩登天空發布消息,兩家將合作打造集美食、喜劇、音樂為一體的喜劇生活節,帶給年輕人“音樂 X 脫口秀”的全新生活方式體驗。除了結合線上綜藝流量,并行 4場以草莓音樂節為主的脫口秀合作表演形式。

 

摩登天空作為一家業務多元的音樂廠牌,有著“逆”“潮”“年輕”基因,旗下的“草莓音樂節”也主打“年輕,多元,新銳,藝術,時尚”為核心的生活方式概念。為何今年會選擇將潮流基因拓展至“喜劇”領域?

 

關于這次合作,《商學院》記者采訪了摩登天空負責該項目的鹿鳴總監。他表示,“喜劇”這個詞比較大,摩登天空主要是比較認可脫口秀這種形態,因為這是中國年輕一代的表達溝通方式。在他看來,喜歡脫口秀和喜歡音樂的人有重疊,但又各自不同。現在項目還處于非常早期階段,對雙方都是一次“出圈”行動。

 

與一次性的跨界合作不同,摩登天空認為合作本身具備商業邏輯和商業模式,希望能持續做下去。

 

面對脫口秀表演與搖滾、嘻哈、民謠等音樂文化差異性,脫口秀表演制造的氣氛與音樂會現場的氣氛是否能融洽匹配?

 

在笑果文化看來,這兩種生活方式結合本身就很有趣。脫口秀和音樂都是一種娛樂方式,沒有本質區別,兩者本身都能制造快樂,可以極高調動觀眾積極性。據他稱,此前笑果文化已經把脫口秀入駐到很多音樂生活節,比如音樂創意生活節“簡單生活節”。

 

“人間不值得”的完整版本是“開心點吧朋友們,人間不值得”。對于依然在負重前行的年輕人,脫口秀作為一種娛樂方式正成為一種剛需。但是,他們是否會為了開心一點,像為演唱會買單一樣為脫口秀演出買單呢?這還需要看操盤者如何創造更多令人愉悅的消費場景。對于笑果文化來說,要講好喜劇產業鏈的故事還在不斷探索中。

 

2019-05-13
体彩p3历史未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