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新聞

HOT NEWS

“剩斗士”周鴻祎
文/陳茜瀏覽次數:10000
經歷了互聯網上半場的驚濤駭浪,屹立不倒的紅衣斗士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經歷了一段落寞。在萬物互聯的時代,360能否從C端到B端,繼續打好這張隱形的“安全”牌,對“教主”的考驗依然很大。


 

4月26日,360安全科技公司(以下簡稱360)董事及副總經理石曉虹遞交書面辭呈,360私有化前的核心高管團隊僅剩下360公司創始人周鴻祎一人。披著“安全”披風的紅衣教主周鴻祎,成了“剩斗士”。

 

自從2018年2月回歸A股以后,有關360的消息總是有幾分傷感,雖然,2017年、2018年的年報中營業收入都有微增,但并不能減少周鴻祎的焦慮。今年4月集中爆發的糟心事不少。

 

4月,360和曾經的創業伙伴齊向東正式分家,周鴻祎稱,這是為了支持安奇信上市;4月,360旗下的奇虎科技退出資訊平臺“北京時間”,將60%股權悉數轉讓給北京新媒體集團,“牽手”三年,分道揚鑣;4月,有信息顯示,360、芒果文創等股東退出花椒直播。在直播風口過后,曾經被周鴻祎極其看重的花椒直播沒能成為“抖音”,幫助360抓住移動互聯網時代最后一根上岸的“稻草”。

 

伴隨著核心高管和曾經一起拼搏的老將離去,這些事件也讓360在企業安全、內容分發和泛娛樂領域缺失把手。隨著物聯網和產業互聯網時代到來,轉型B端發力政企安全的360,面對巨頭壓力和分散的市場,都準備好哪些能力保障安全呢?

 

就360近期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的影響,以及轉型B端后的主要布局等問題,《商學院》記者聯系了360品牌公關部,對方婉拒了采訪需求。

 

成為“紅衣教主”
 

在2010年的3Q大戰中,經歷過驚心動魄一劫的周鴻祎,擦亮了他在中國互聯網歷史的“斗士”形象。

 

因為周鴻祎喜歡穿紅色衣服,并且經常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言論,這位互聯網圈的風云人物也被稱為“紅衣教主”。然而他卻說,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大佬”,我只是一直在“折騰”而已。到目前,這種“愛折騰”的性格,與360發展歷程中的“安全”標簽相互映襯。

 

他常以產品經理自居,喬布斯是他的偶像。他對極致產品追求、“Think Different”的信仰,以及對中國互聯網趨勢發展的預判,通過諸如《智能主義》、《極致產品》、《周鴻祎自述:我的互聯網方法論》等書向外傳達。

 

跟諸多互聯網科技大佬一樣,周鴻祎的互聯網創業啟蒙讀物也是《硅谷熱》,不同的是,他還深受《柔道戰略》《定位》理念的影響。“一定要找到敵人最珍貴的資產,想辦法去攻擊他的核心價值點”周鴻祎曾這樣總結柔道戰略。他表示:“我自己是定位理論的忠實信徒,這也是我學以致用的一套創業規范。”

 

在3Q大戰中,周鴻祎找準對手的“反關節”——扣扣保鏢,逼著騰訊不得不“二選一”,以小搏大。而在360的發展歷程中,周鴻祎也一直專注“安全”這一品牌定位,圍繞“安全”做文章。對于創業初期的小公司來說,可以通過柔道戰略、定位戰略迅速贏得市場,占領消費者心智,但是,隨著公司發展壯大,這些戰術有可能會限制格局。

 

回顧360的發展歷程,“教主”對互聯網發展趨勢有前瞻,也有自我反思。2016年11月,在進入互聯網下半場時,周鴻祎曾對互聯網免費戰略反思,“不能把360免費的概念放之四海皆準,這樣的模式早已不再適用。”他指出,硬件商業模式不能走APP的思路。硬件免費不合理,不再追求性價比而是要追求差異化和創新性。而在一年前O2O補貼風潮正盛時,他還曾提出,360智能硬件旗下一款硬件宣布永遠免費,從攝像頭開始。

 

周鴻祎是個不怕犯錯,敢想敢做的人。在《極致產品》中談到產品經理如何不斷修煉能力時說,“如果比懂技術、懂產品,可能馬云不如我,但是他比我更懂領導力和人性,所以馬云可以駕馭更大的事業。”

 

從周鴻祎的履歷看,他的極客精神更突顯在360上市之前。

 

1995年從西安交大畢業后入職方正,到1998年創辦3721公司,最終被雅虎收購,到2006年創建奇虎,推出360安全衛士,以免費查殺“流氓軟件”起家,并且以免費策略“顛覆”了殺毒產業。2011年,奇虎360在紐交所上市;2016年,360發起私有化;2018年,在A股借殼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0年的3Q大戰中,經歷過驚心動魄一劫的周鴻祎,擦亮了他在中國互聯網歷史的“斗士”形象。自此,騰訊開始反思過去的商業模式,逐漸開放,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而周鴻祎和他的360也更堅定了在安全領域,做大做強。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到來,騰訊憑借微信繼續做大做強,而360卻抱著“安全”戰略,有些步履維艱。

 

由于PC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網絡安全系統的差異,360幾度嘗試抓住移動互聯網的風口,但是都沒有能夠成功。無論是從2012年開始做手機,還是2015年開始做直播。而在2013年開始以“兒童手環”涉足智能硬件,由于沒有手機和智能硬件生態鏈支撐,發展也遇到瓶頸。

 

屢屢失意的業務
 

周鴻祎是有底層思考邏輯的企業家,但是,360在具體業務層面卻總不在點上。

 

面對移動互聯網時代底層邏輯的改變,參與過360的IPO和私有化過程的億歐智庫研究院院長由天宇評價,周鴻祎是有底層思考邏輯的企業家,但是,360在具體業務層面卻總不在點上。

 

安全業務底層邏輯改變

 

根據第三方艾瑞咨詢的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60在PC端的安全產品市場滲透率為96.98%,平均月活躍用戶數平穩保持在5億以上,安全市場持續排名第一。

 

雖然PC端的用戶體量第一,但是增長空間和用戶潛力已經見頂。隨著微軟推出自帶安全防護軟件Windows defender的Windows7、Windows7系統,再裝一個殺毒軟件成為“雞肋”。在2018年11月,百度也關閉了PC端早已經停止更新的百度殺毒和百度衛士,僅保留百度手機衛士。

 

而在移動端,由于移動互聯網時代和PC時代網絡安全態勢和應用趨勢發生很大變化,安全產品也不再是重要的流量入口,而變成了社交、電商、內容等。

 

根據上述數據顯示,360在移動安全產品平均月活躍用戶數卻依然達到4.63億。這主要與360和國內外主流手機廠商建立的業務合作有關。根據2018年年報顯示,通過SDK賦能的形式,360向合作伙伴提供病毒識別與查殺、垃圾短信和騷擾電話識別與攔截、終端空間清理等模塊的安全能力輸出,截至2018年末,已用安全能力賦能全球近10億設備。這也就意味著,很多在C端的用戶無法直接感知到360安全產品的品牌。

 

同時,在移動安全領域,360安全衛士等產品,依然要面臨騰訊手機管家的碾壓,百度手機衛士、獵豹安全大師追趕,以及諸如小米安全中心、華為手機管家和oppo、vivo等手機品牌自帶的安全功能應用的分食。

 

360在移動端已經無法復制在PC端的輝煌,同時,用戶對360安全的品牌認知依然停留在PC端。

 

為什么在PC時代,靠殺毒軟件免費的方式獲得巨大流量的360,無法通過殺毒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繼續抓住用戶呢?是因為手機用戶對“安全”問題的忽視?還是360的產品沒有能及時轉型移動端呢?

 

在由天宇看來,本質上是PC和移動設備的底層系統邏輯不同。Windows系統的漏洞空間特別多。Windows的生態和桌面應用幾乎與病毒同步發展,而在移動互聯網的操作系統安卓和iOS,從底層系統進行了很多權限限制,漏洞和可操作后門很少。同時,在PC時代,安全邏輯主要是針對病毒,但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安全問題主要是用戶資料和賬號盜用等,這些安全需要在B端實現,而不是在C端查殺病毒來保障系統或用戶安全,而是攻擊轉移到了對服務器和后臺。這也是360要把安全業務的重心從to C轉向to B的原因。

 

賽迪研究院電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長陸峰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桌面互聯網時代,用戶安裝程序來源渠道多種多樣,難以保障應用程序安全,對殺毒軟件需求需求十分迫切,但移動互聯網時代程序都來自大型應用分發平臺,安全性相對有保障,殺毒需求不是那么強烈。

 

中國互聯網協會青年專家向坤則認為,這與很多手機端內置了自己的安全產品有關,360在移動端的渠道能力不強,沒有產生足夠的APP下載量。

 

除了殺毒類安全產品在PC端飽和、在移動端重要性式微,360在PC時代的“三級火箭模式”——殺毒、瀏覽器、搜索之外的另外兩項,也都遭遇類似境地。

 

“三級火箭模式”無故事可講

 

正如周鴻祎在《智能主義》一書中所說,“安全固然重要,但是也不可能讓用戶為了安全天天都泡在我們的安全軟件或者安全界面上。”為了解決用戶黏性問題,需要提供更多商業服務,360安全瀏覽器、360搜索應運而生,是其在PC端時代重要流量來源。但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這兩項功能都弱化。

 

根據數據顯示,360在PC瀏覽器市場滲透率為82.11%,平均月活躍用戶數超達4.3億。但是,在移動端則寥寥。根據NetMarketShare公司公布的2018年5月份國際瀏覽器市場在移動端的數據統計,前三分別是chrome、Safari、UC,QQ和百度分列第6和第8,市場份額在1%左右,而360瀏覽器并不在前十。

 

隨著瀏覽器在移動端的市場萎縮,與瀏覽器綁定的360搜索也逐漸落寞。

 

在PC端,360搜索曾經位列百度搜索之后,排名第二,而在移動端也不敵UC瀏覽器旗下的神馬和搜狗搜索。根據2018年8月比達咨詢(BDR)發布《2018上半年度中國移動搜索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移動搜索的流量市場中,百度為62.1%,其次是神馬和搜狗,而360搜索則僅僅被歸為其他類1.5%的份額中。

 

同時,PC端整體用戶流失也是大趨勢。根據艾瑞咨詢發布的報告顯示,2018年3-4月中國PC端網站大類前10的用戶覆蓋人數一直是下降趨勢。

 

陸峰認為,移動互聯網時代,打開服務的窗口是各種各樣APP軟件,瀏覽和搜索都內置在相關的應用程序內部,因此對第三方的瀏覽器和搜索引起需求不是很強烈。

 

在這種情況下,360在PC時代的殺毒、瀏覽器、搜索“三級火箭模式”在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沒有多少故事可講。

 

抓住移動互聯時代的趨勢,周鴻祎早已經有所動作,只是沒有做起來。

 

360手機夢破碎

 

由天宇分析,“周鴻祎有幾個判斷是對的。他在很早的時候就看到在移動層面上,安全不是基礎業務。在2012年,他一直強調移動互聯網時代手機特別重要,一定要把手機做好。”

2010年,雷軍創辦小米科技,進軍手機業務。2011年12月18日,小米手機第一代在5分鐘內30萬臺售完。在互聯網安全軟件領域,極具“革命”精神的周鴻祎也看到了搶占移動互聯網終端入口的重要性,他也曾雄心勃勃,希望和小米一決高下。

 

在2012年,360就曾希望與華為合作生產高性比的用戶特供機,但是由于華為決定自己做手機,走精品路線,最終這款以“閃耀”為獨立品牌上市,雙方合作流產。而360和阿爾卡特推出的特供機AK47也沒能持續做下去。

 

2014年圣誕期間,周鴻祎發布了一封內部“戰斗動員令”,呼吁員工“帶上AK47,跟我到南方做手機去”。

 

在外部質疑這時入局手機已經太晚時,周鴻祎認為在移動互聯網把安全做到極致,必須要自己做手機才能深入介入操作系統底層。小米的成功也為周鴻祎進軍手機的熱情加了一把佐料。

 

這次去南方是為了和酷派聯手造手機,雙方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科技。由于周鴻祎和酷派在產品戰略上的矛盾,“大神”被低價腰斬售賣,酷派最終牽手樂視。在這樁“三角戀”中,最終以360控股奇酷科技收尾。到 2016年3月,奇酷、大神兩個品牌退出,以“360手機”這一品牌統一對外。

 

在360和合作伙伴撕扯時,手機紅海市場中OPPO、vivo也紛紛崛起。除了低價,性能并不突出的360手機,在經歷品牌混亂后,并沒有闖出一條路。據AI財經社報道,2016年,360手機虧損達到8億元,同時,手機團隊也從高管到基層換血,從以前酷派團隊換到以前華為人為主。

 

“他已經意識到移動互聯網時代手機是一個非常基礎的入口,但是折騰幾次都沒有折騰出來,最后決定自己做手機,但是還是沒有做起來。”由天宇說。

 

據IDC數據顯示,360手機的銷量一直處于“其他”一列。在2018年11月,360手機解散位于西安的研發團隊的消息傳出。根據相關報道顯示,360手機方面稱,此次涉及的只是工作地點調整,并非裁員或解散。公司手機業務不變,未來將會兼顧物聯網。

 

面對手機市場逐漸飽和,頭部大廠競爭激烈的背景下,對于一直沒有多大起色的360手機,減少投入也是一種無奈之舉。圍繞安全領域,發力智能硬件也是360的既定戰略。

 

雖然,先有以互聯網思維做手機的小米最終成功,但是對于自身并不具備硬件生產能力、供應鏈管理能力、渠道銷售能力的360來說,難以復制具有先發優勢的小米。在手機領域,360起了大早趕了晚集。

 

根據AI財經社報道,“在不認可的人眼里,周鴻祎沒有耐心,做事情沒有長期目標,很多新業務只給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做出成績,手機、花椒都是如此,這對職業經理人壓力很大,只關注短期業績,要銷量或者要利潤。”

 

應用分發,無法成為拳頭產品

 

除了通過手機硬件來搶占移動互聯網市場入口,由天宇分析,周鴻祎的第二個判斷是很早開始做手機應用分發。

 

“360手機助手比騰訊和百度做得都要更早。但是,從競爭關系上看,這不是一個大生意,沒有哪一方能夠拿到足夠大的市場份額。只是在移動互聯網爆發早期特別重要,但是,面對騰訊和百度更強的競爭,市場份額慢慢越來越分化。同時,由于手機硬件太底層,大品牌的應用商店最后都變成自有流量。應用商店在某一個階段特別重要,但是在整個移動互聯網里,只是階段性價值,對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是主要業務。”由天宇表示。

 

確實,2013年,百度曾花19億美元收購91助手,搶占入口在早期很重要,但是,這一應用很難成為主要流量來源。

 

根據艾瑞咨詢在2015年年中發布的安卓應用商店用戶覆蓋率數據,當時360手機助手覆蓋人數達到31.65%,位居這一領域第一,高于應用寶和百度手機助手。而根據易觀千帆數據平臺發布2016年3月移動APP排行榜,百度手機助手位居應用分發類別為第一名,360手機助手則僅為第四。

 

到了2017年,同樣是易觀千帆的數據,華為、OPPO的應用商店僅次于騰訊應用寶和百度手機助手,分別列第三和第四位,小米、vivo則緊隨其后列第六、第七位。手機廠商自帶的應用商店活躍用戶高速增長。

 

隨著市場分化,應用分發平臺重要性逐漸降低。這樣以來,有可能幫助360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實現轉型的兩個方向,一是手機硬件,360沒有做起來,二是應用商店,尤其性質決定也很難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可依靠的流量入口。“360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就沒有支撐性業務。”由天宇總結。

 

廣告業務見頂,直播、資訊紛紛折戟

 

互聯網廣告業務大盤放緩,對于360來說,已經沒有太多想象力。

 

目前360業務的“三駕馬車“主要是互聯網廣告及服務、互聯網增值服務(游戲)、智能硬件業務。2017年和2018年,都實現了廣告和服務收入上漲,而游戲和智能硬件業務下滑。這三項業務在2018年,分別實現營業收入106.58億元、11.78億元、10.15億元。

 

其中,2018年廣告營收增加的原因主要是,360導航與360瀏覽器均進行了大幅改版,增加了大量內容版塊,率先創造了 PC 端信息流環境。

 

由天宇分析,這種增長方式是在已有流量基礎之上,通過變現方式和變現價格保持、推進業績。從廣告產業邏輯上看,由于信息流廣告變現效率更高,通過數據能力增強和算法優化,會提升廣告點擊率,從而提升廣告單點擊單價。但是,問題在于流量池子空間很小,同時非常依賴PC端,而商業競爭中更看重流量空間,這一點會成為現實業務的一個瓶頸。

 

面對360安全系列產品在PC端的占率量基本已經見頂,在移動端的份額增量空間不大的情況,靠互聯網廣告拉動業績增長已經很難走通。在向坤看來,當前互聯網廣告的大盤發展也已經趨緩。

 

正如陸峰所說,360移動安全產品雖然普及率高,但是用戶親自打開的頻率并不是很高。

與社交、視頻等內容不同,安全產品帶來的流量用戶黏性不強,難以直接產生和承載內容。要解決這個問題,360也曾不斷探索更聚合流量的新業務,比如涉足泛娛樂、媒體等內容領域。

 

在2016年5月10日,有消息稱李湘出任360娛樂總裁,負責整體娛樂資源的整合,但是,具體參與工作的情況連360的員工都一頭霧水。

 

360還投資了在2015年上線的花椒直播。在2016年10月花椒對外宣布獲得3億元融資,其中奇虎360投資6000萬元。周鴻祎對花椒直播曾非常重視,直接參與產品設計和功能多次轉型。但是,隨著直播風口已過,2019年4月29日,有信息顯示,360、芒果文創等股東退出花椒直播。

 

當抖音成功后,周鴻祎曾表示,過去我們看準了趨勢,也做過類似抖音的產品,但是失敗了。這里的類抖音產品被猜測是花椒直播,雖然其具備了濾鏡、特效、配樂等跟抖音類似的功能,但是,用戶沒能運營起來。

 

周鴻祎還曾公開表示,自己一開始就看好今日頭條,而且投資了今日頭條,結果在B輪時被忽悠退出。

 

360曾入股官媒性質的“北京時間”資訊平臺。做新聞分發也是360曾經試水的方向,利用360大數據平臺進行內容智能推薦等。在眾多新聞資訊分發平臺競爭中,“北京時間”很難突出重圍。今年4月,360將手中持有的60%股權悉數轉讓給北京新媒體集團。至此“牽手”三年之后,分道揚鑣。

 

360在泛娛樂、內容領域一直沒能找對方向。向坤認為根本原因是360找的平臺不對,而在內容方面,360缺乏足夠的基因,既沒有如同今日頭條一樣有先發優勢,也不如百度一樣有著財力和入口優勢。

 

未來是否依然有機會,陸峰表示,移動互聯網時代競爭激烈,最后誰能夠取勝,一方面看商業模式,還要看資本能支持多久。

 

沒有手機,智能硬件救得了360嗎?

 

作為業務的“三駕馬車”之一,智能硬件方面,360推出了家庭防火墻、智能攝像機、行車記錄儀、智能兒童手表、智能門鎖、智能門鈴、掃地機器人等一系列智能硬件產品。

 

“安全”牌依然是這些產品主打的特點。但是,對于使用智能家電的用戶來說,良好的交互智能性則高于安全需求。隨著BAT、小米、京東、華為等先后入局智能硬件,這一賽道競爭程度日趨激烈。在某一款智能設備中,360都將面臨平臺性品牌或垂直品牌的挑戰。

 

今年4月,在智能音箱已經變成紅海之后,360才推出有Hi-Fi音質體驗的360AI音箱MAX。與其他更強調智能性的小度、天貓精靈相比,360這款強調音質的音箱要面臨更多挑剔的眼光。

 

在2018年,智能硬件上的收入為10.15億元,同比下滑7.66%,并且毛利率只有17.77%。關于智能硬件業績下滑,360在年報中指出,這主要與360的智能硬件主打安全屬性,創新、自研周期較長,推出的產品品類與同行業其他公司相比仍較為單一有關。

 

向坤指出,360智能硬件主要問題在于對用戶需求掌握不夠好,缺乏社交賬戶系統和拳頭產品來匯聚需求形成系統。“手機可能是一個突破,但是這個計劃錯過了,其它產品的市場不夠大,缺少容納量。”

 

確實,與小米借鑒360開創的免費商業模式,以手機生態鏈為基礎,以小米盒子為切入點,逐步進入智能硬件領域不同,由于360手機本身市場占有量不足,很難構建基于手機為基礎的智能硬件生態鏈,市場份額很小。同時,沒有足夠資源來吸引、布局生態鏈企業,在封閉戰略模式中最終越走越慢。彼時小米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智能硬件IoT平臺。

 

陸峰認為,智能硬件不僅靠技術,還需要品牌和生態體系,跟小米相比,360在智能硬件品牌打造和產品生態體系構建上還有一定差距。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發布《2018年全球智能硬件代工制造 (ODM/IDH/EMS)行業白皮書》顯示,智能手表和智能音箱等IoT產品的出貨量正以20%以上的年增長率高速增長。由天宇指出,整個泛智能硬件市場空間還持續增長,作為其中的供應商增速可能低于整個市場逐步的增大,說明做的不夠好。

 

不過,正如上述報告指出的,2018 年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因面臨產品同質化嚴重、用戶換機周期延長等挑戰,首次出現負增長。隨著5G技術的商用,在IoT時代,智能硬件的增長還很大,360能否抓住還需要時間。

 

從2013年,360開始做兒童智能手環,周鴻祎就表示自己非常看重IoT。他指出,IoT不僅僅在技術上加一點傳感器,最重要是把產品互聯網化,把商業模式互聯網化。
 

由天宇總結,周鴻祎很早就提出互聯網會向IOT時代發展,他是有底層思考邏輯的企業家。這樣的邏輯能很早判斷出來并且講出來。但是,在具體業務層面上,360的節奏一直不在點上。
 

雖然,360的智能硬件也做了很多,但是,增長也遇到了瓶頸。而在物聯網時代,安全服務和云服務是高度綁定,沒有自己沒有基礎層的云服務,業務拓展只能是具體應用層面,這樣未來發展的場景想象力就受限。

 

“新”業務是否有未來
 

在人工智能時代,360能否通過“安全”這張牌迎來突破呢?

 

在C端個人安全市場施展有限,轉戰2B市場,本來是360從消費互聯網轉向產業互聯網趨勢下,可以抓住的好故事。360在2018年年報中也提出,公司對政企安全業務進行了探索和儲備,未來政企安全將作為360的重要戰略方向。但是,隨著360對奇安信股權的售出售,也讓外界對360在B端業務的能力印象大打折扣。

 

定位政企安全,競爭激烈、增長難

 

2019年4月,360發布公告,對外轉讓所持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22.59%股權,同時,不再授權奇安信使用其品牌、技術和數據。5月10日,奇安信的買家正式對外公布是國有企業中國電子,以37.31億元購買。

 

這也意味著周鴻祎和齊向東徹底分拆。周鴻祎稱這次出售股權,主要是解決奇安信上市的獨立性問題。“賬面回報37億元,稅后30億元,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合理的買賣,也是幫助實現老齊的夢想。”周鴻祎在隨后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根據公告,360表示將不限于自建、投資、并購等方式,全力拓展政企安全市場。未來3-5年內培養更多的安全生態企業。在2018年年報中,360也表示將全力拓展政企安全市場,拓展城市安全、社區安全等物理空間安全應用場景。

 

2015年,時任360總裁的齊向東宣布360成立企業安全集團,并擔任CEO。直到360借殼上市時,奇安信被剝離獨立,主要從事企業類非銷售性安全業務。目前奇安信擁有6000多員工,覆蓋90%的政企客戶。在政企安全領域,360和去360化的奇安信是否會存在正面交鋒?雙方業務的差異化有哪些?由于采用免費戰略,360的安全產品在PC端積累了大量用戶,在進入政企安全領域后,是否會受C端免費策略的影響,難以助力營收?

 

據了解,目前360在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車聯網等領域布局也都超出了個人安全的范疇,其中360網絡安全大腦等業務已經開始轉向B端。

 

周鴻祎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360和奇安信從來沒有“分家”概念,它是360投資、扶植成長起來。360還計劃未來三年再投資培養10家百億規模的上市公司,或者是以成立一家投資基金的方式操作。

 

扶植更多奇安信是360對未來的美好期待,外界更關注的是在政務安全方向360能否有突破。

 

周鴻祎表示,360做政企網絡安全業務,不會和現在的公司做重復的事,而是要做創新的產品或者模式。例如360在蘇州成立了包括車聯網、工業互聯網等5個實驗室,以及360和江南嘉捷探討電梯聯網,甚至遠程遙控等或存在的安全問題。

 

不過,陸峰向《商學院》記者表示,企業級安全市場很大,競爭也非常激烈,用戶級安全市場和企業級市場有很大差別。目前云服務發展很快,騰訊、阿里通過模式創新,以云安全模式為企業提供安全服務,也是對傳統安全服務市場一種沖擊。360能否在企業級安全市場獲得成功,關鍵要看其商業模式的創新。

 

向坤對360在B端的服務能力也表示存疑。“這個市場的競爭者很多,而且政企能力很多比360強,安全方面這些競爭對手有著更強的整體優勢,可以提供整套方案。”他說。

 

正如周鴻祎所說,“To B和To G領域,沒有你死我活情況。”在這個分散的市場,很難一家獨大,一家產品解決所有安全問題。

 

不過由天宇表示,To B和To G業務在國內有幾種特征,一種就是依靠關系網絡打出來,這幾年隨著大互聯網公司以及新科技公司開始做toB的業務,這種現象慢慢變化。360也屬于這個范疇,但是和阿里、騰訊相比,360并不算特別突出的服務商。比如曠世、商湯等做的場景安防,這些都是有相互競爭關系,服務之間的交叉會越來越密集。360也只是一個服務商,沒有獨占性或平臺性優勢。

 

他表示,雖然這只是一個感受,沒有太多數據論證,但是,從目前360管理團隊陸續離職看,從人性角度分析,這種級別的高管最看重的是方向和希望。雖然短期財務會有激勵,但只有希望才會帶來其他回報,可能管理層認為未來難度很大,沒有特別明確看到希望的空間。

 

面對騰訊云和阿里云的強勢,360在安全領域的優勢能否發揮出來確實還需要時間考驗。

 

“個人安全實際是互聯網思維,首先樹立品牌,其次是快速推廣,是流量模式。在企業安全層面,是典型的技術服務,需要一個個啃客戶,頭部大客戶很重要,發展速度更慢。這跟360原有的基因并不一致,需要學習很多東西,這一兩年360應該在企業安全領域有一定增量。”由天宇回憶,在2014年參加360的相關會議時,當時周鴻祎就在強調企業安全,已經五年時間。

 

他指出,在360私有化后,360和奇安信分拆,主力企業安全業務都被分拆,但是,360主體公司還是得做企業安全,因為有品牌,又能帶來收入,同時也有存在的市場和必要積累,他不會放棄。

 

在人工智能時代,360能否通過“安全”這張牌迎來突破呢?向坤對比并不樂觀。他表示,360政府資源一般,在TO B端安全上積累不夠,同時,人工智能時代安全市場會更加碎片化。這些都影響著對360的發展預期。

 

專注安全和生態多元

 

除了純粹的安全業務之外,360也在通過游戲、金融來加大商業化能力。在2018年,360金融分拆上市。這也給外界制造了360已經缺乏制造爆款產品的精神,甚至偏離安全主航道。
 

陸峰認為,360走的是生態型企業路線,不能簡單把安全服務定位成360的主業,隨著生態推進,業務方向肯定會有較大拓展,智能硬件、金融都是360新拓展的領域。
 

不過,雖然依然將“安全”概念賦予旗下各類業務,比如圍繞安全做智能硬件等,但是,這個“金鐘罩”很難成為吸引用戶的理由。根據馬斯洛需要層次理論,安全需要僅僅是位于第二層的基礎性需要,如果一款產品無法觸動更高層的情感、尊重、自我實現需要,則很難打動用戶。

 

想象空間不大?高管出走
 

對于360的核心高管來說,最看重的是方向和希望。

 

面對四處碰壁、增長有限的現實,以及不明朗的未來,無力感似乎也影響到了人心。正如由天宇所說,對于360的核心高管來說,最看重的是方向和希望。

 

360日前發布公告,宣布董事會于2019年4月26日收到公司董事及副總經理石曉虹遞交的書面辭職報告。自去年4月開始,離開的高管已經有6位。從目前360的董監高團隊里可見,只有監事、高級總監張莉和監事、安全產品事業部副總經理李宜檑是在360回歸A股前就在360任職的老將,而私有化前的核心高管團隊僅剩下周鴻祎一人。

 

高管人員去留是個人自由選擇的結果,也是公司運營中常態。但是,高管集中在2018年離開的主要原因不禁引人感慨——為什么這時的360留不住他們?

 

關于周鴻祎的管理模式,在他的書中也有描述。他在《周鴻祎自述:我的互聯網方法論》指出,A級人才是為了理想和自我價值去工作,不需要管理和流程約束,反而能做出偉大的產品。但是,這樣的人很少。企業大了之后,需要有很多平庸的人,這樣就需要管理流程,這樣一定會帶來一個平庸的公司,這就是管理上的一個悖論。

 

正如喬布斯反對大公司的繁瑣流程,周鴻祎也喜歡一竿子到底,所以,360有很多“經濟特區”式的小組,由他來親自領導。他認為這種小團隊目標明確,通過快速推進的方法,可以產生有創新力的產品。

 

雖然,這種“一竿子到底”的管理模式短期內效率很高,但是,長期來看難以培養更多人才。同時,這種管控度也給了高管極大壓力。

 

“我不太喜歡琢磨人性,自己的情商也不高,所以我通常會用自己的方式對待別人,并將之稱為‘以己度人’。”在《極致產品》一書中,周鴻祎說,“我是個對自己比較苛刻的人,會給自己很多挑戰,也不怕承認我的錯誤。但當我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其他人時,有些人可能會做得更好,但也有一些人并非如此,他們無法接受我的管理方式。”

 

他指出,如果對待他們過于嚴苛,最后會把他們給罵蔫兒了,失去自信,什么都不敢做,甚至有些人還會懷恨在心,伺機報復。

 

去年3月,周鴻祎曾在微博感嘆人生失敗,沒有意義,他后來解釋是因為沒有平衡好工作和家庭。對于不斷“折騰”的周鴻祎來說,當一起扛過槍,打過仗的戰友紛紛離去,心中也應是百般滋味。

 

由天宇指出,領導者的性格特點跟企業發展有一定關系,但并不是由此決定。在他看來,周鴻祎不怕事,敢想敢干敢斗的性格特征在360發展早中期時,能為員工打雞血,有鼓舞力和沖勁兒。在這種性格帶動下,通過免費策略形成的流量打法可以讓360迅速崛起。但是,在業務發展到一個新階段時,這種性格可能并不適配。

 

“企業領導者的性格特質和業務狀態之間是有匹配度。性格特質可能在一個階段優點會被放大,缺點會被掩蓋,但是,另外一個階段可能缺點就被放大。”他說。在他看來,老周其實挺有戰略眼光,他最大特點是不怕事兒。

 

隨著國家監管的日益重視,企業網絡安全問題成為了推動企業安全市場發展的強大動力,企業安全市場的逐漸成熟。在2018年互聯網安全大會上,有專家預計到2022年中國網絡安全市場規模將超過1000億元。如果年增長率保持在30%左右,按照現在350億元的基數,15年后就是近萬億元的市場。

 

在全球市場,分析機構IDC預測,2017年全球各個企業將斥資817億美元用于相關的安全硬件、軟件和服務等,到2020年信息安全方面的投入將達1016億美元,復合增長率將達8.3%。可見,安全領域應如充滿機會和希望的星辰大海。

 

好的安全呵護讓人感知不到危險,甚至感知不到自己在被保護。在萬物互聯的時代,360能否從C端到B端繼續打好這張隱形的“安全”牌,對“教主”的考驗依然很大。

 

2019-05-27
体彩p3历史未出号